超越北上广 鄂尔多斯2022年人均GDP破25万元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王登海 北京报道

  连续两年,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的人均GDP超越北上广,稳居全国第一。

  日前,鄂尔多斯统计局发布信息称,2022年,该市地区生产总值5613.44亿元,年末常住人口220.07万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256908元。

  业内专家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鄂尔多斯市依托丰富的煤炭、稀土、天然气、铁矿等自然资源优势, 实现了经济快速发展,成为内蒙古地区最具经济实力和活力的区域。得益于此,当地政府持续不断加大基础教育、基本医疗、公共卫生、生态环境保护与修复、社会保障等民生和社会领域投入,与之相关的产业逐渐发展壮大的同时,极大地增强了居民获得感和幸福感。

  专家也指出,作为典型的资源城市,鄂尔多斯主要依赖资源的开发,在短期内对当地的经济发展起到巨大的推进作用。但是在经济新常态和动能转化下,鄂尔多斯市的发展应该未雨绸缪,形成规避“资源诅咒”的多产业支撑的多元化发展合理格局,避免陷入“富饶的贫困”陷阱。

  人均GDP是全国平均水平的近3倍

  继2021年鄂尔多斯的人均GDP超过21万元后,2022年更是高歌猛进,达到了25万元。

  日前,鄂尔多斯市统计局发布信息称,2022年,该市地区生产总值5613.44亿元,扣除价格因素同比增长5.4%;年末常住人口220.07万人,同比增加3.23万人。由此计算,2022年该市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256908元,同比增长4.4%,按照2022年人民币平均汇率1美元兑6.7261元人民币折算为38196美元。

  数据显示,2022年,北京、上海、广州的人均GDP分别是19.03万元、17.99万元、15万元。全国人均GDP为85698元。

  由此计算,鄂尔多斯2022年人均GDP水平不仅超越了北上广,还是全国平均水平的近3倍。

  “鄂尔多斯的支柱产业是煤炭,而去年煤炭行情较好,尤其是夏季干旱导致水电发电量低,煤电主导下煤炭价格水涨船高,煤价带动鄂尔多斯人均GDP的提升。”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向记者表示,煤价对当地经济产生积极影响,鄂尔多斯地方财政实力增强,老百姓生活水平提升显著。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也认为,鄂尔多斯人均GDP超越北上广的原因主要是鄂尔多斯属于能源富集区且人口较少,近年来的能源价格上涨,以及区域内强大的能源产能、能源产业链的拉动效应所致。

  “除了人口基数少,拥有丰富的煤炭、天然气和黄金等矿产资源之外,鄂尔多斯近些年积极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加快推动高新技术、新材料、新能源等产业的发展,也为当地经济增长提供了新的动力。”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区域经济室主任、研究员叶振宇指出。

  诚如上述专家表示,作为资源型城市,近些年来,鄂尔多斯市依托丰富的煤炭、稀土、天然气、铁矿等自然资源优势, 实现了经济快速发展,成为内蒙古地区最具经济实力和活力的区域。

  数据显示,鄂尔多斯已探明的煤炭、天然气储量分别占全国的1/6和1/3。自2021年全国煤炭能源供需紧张以来,鄂尔多斯以一市之力保障全国18个省区市“燃煤”之急。2022年,鄂尔多斯又与全国25个省区市签订煤炭中长期合同,完成全国25个省区市和区内10个盟市6.96亿吨煤炭保供任务;生产天然气295.3亿立方米。

  富民与强市

  除了人均GDP外,外界还比较关注鄂尔多斯的人均可支配收入。

  数据显示,2022年,鄂尔多斯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8303元,同比增长5.8%。同期,北京、上海、广州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77415元、76849元、79610元,全国平均水平是36883元。

  由此来看,鄂尔多斯的人均GDP虽然超越北上广,占据全国首位,但是人均可支配收入却明显不及北上广,两者形成了明显的反差。

  “这一差距表明当地的产业发展与产业结构还主要依靠能源矿产等原材料开采与输出,而能够带来较高附加值的加工业与综合服务业还比较欠缺,自然导致当地人均收入水平无法随着人均GDP同步提升和实现较快增长,无论是对于当地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还是第三产业与社会事业的发展而言都是一个欠缺。”柏文喜表示。

  叶振宇也认为,鄂尔多斯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有明显的反差,主要与当地的经济结构有关系,鄂尔多斯资源性的产业性质主要是由央企国企主导,因此,政府相对来说比较富裕,但是对人民群众的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作用相对较小。

  “人均GDP全国第一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是非常显著的,这将有利于吸引更多的投资和人才流入鄂尔多斯市,进一步推动当地的经济发展。”叶振宇表示,鄂尔多斯得益于较高的人均GDP,当地财政实力雄厚,因此可以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好的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提高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同时,当地政府也将有更多的财政收入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环境保护等公共事业,促进城市的现代化建设。

  事实上,近年来,鄂尔多斯政府持续不断加大基础教育、基本医疗、公共卫生、生态环境保护与修复、社会保障等民生和社会领域投入,与之相关的产业逐渐发展壮大的同时,极大地增强了居民获得感和幸福感。

  多业并举

  “作为典型的资源城市,鄂尔多斯市的快速增长背后存在‘资源诅咒’ 问题,而借助资源开发来实现当地的非资源产业的培育和经济转型,则是鄂尔多斯市规避‘资源诅咒’的产业多元化发展的必然与应然之举。”柏文喜表示。

  “资源诅咒”是一个经济学的理论,多指资源丰富的国家或地区过度依赖和开采自然资源,使区域的经济、社会、生态和环境等方面陷入严重的困境,出现生态环境被污染、产业结构单一、 经济低增长、分配不公平和腐败寻租等问题,导致经济社会发展停滞。

  “如果没有其他产业来作为支柱产业,则经济优势将迅速转变为经济劣势,所以要利用好煤炭产业缔造的盈余,积极布局战略新兴产业和推动传统企业转型升级,通过非资源依赖的产业来缔造长期发展优势。”盘和林也认为,鄂尔多斯的经济发展存在“资源诅咒”的问题,体现为煤价下跌经济就下滑,而煤炭终会枯竭。

  事实上,早在2002年,鄂尔多斯就意识到了这种问题,当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鄂尔多斯工业以能源、原材料初级加工为主,高新技术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运用新技术和先进工艺改造传统产业的任务依然艰巨。

  记者了解到,当前,鄂尔多斯在大力推动主导产业延链补链、转型升级的同时,培育新经济、布局新赛道,实施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工程,推动高端装备、生物医药、光电制造、数字经济等新兴产业快速发展。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市长杜汇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鄂尔多斯正在系统性重塑产业体系,构筑多点支撑、多业并举、多元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

  “就目前鄂尔多斯市产业转型绩效来看,经过多年努力已经初见成效,但要化解对资源型产业过度依赖问题依然任重而道远。资源型产业和非资源型产业多元化发展中面临的困境,主要在于如何平衡当期经济发展成就与长期性产业培育的矛盾、如何实现立足资源优势的资源型产业链延伸发展与不具备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的非资源型产业的匹配发展与培育扶持问题。”柏文喜补充称。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桐